開國大典那天的毛澤東:羊毛衫4個大窟窿用襪子補

聚林美 ? 

開國大典那天的毛澤東:羊毛衫4個大窟窿用襪子補

  毛主席衛士馬武義回憶:

  1949年3月25日,主席住進香山雙清別墅。他自己首先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,還給我們衛士規定了一條不成文的規定:凡是主席用的東西不得隨意給他換新的,要換必須經他批準。在香山時,經主席批準給他做了一雙新皮鞋。參加黨內活動他不穿皮鞋,只有會見外賓、民主人士或慶典活動時他才穿皮鞋。直到1958年秋我離開中南海時,主席穿的還是這雙皮鞋。

  1949年10月1日,按主席睡前的吩咐,下午一時要把他叫醒,再過兩個小時就是宣布新中國成立的偉大時刻。因此主席也顯得有些激動,起床、洗臉、吃飯都加快了速度。我拿著一套羊毛衫,準備幫他穿衣。毛衣的兩只袖子胳膊肘破了兩個大窟窿,是用襪頭補上的。毛褲膝蓋處也破了兩個大窟窿,因沒有合適的襪頭就沒補。主席拿起毛褲兩腳用力一蹬,兩只腳卻從大窟窿里伸了出來,我忙幫他脫下來重新穿好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吃完飯,主席在勤政殿開了個短會,下午2點50分,主席登上了天安門城樓,那里云集了開國時期黨內外高層領導人。3時整,毛主席莊嚴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!城下百萬人歡呼如潮。此時此刻,除了毛主席身邊幾個人外,沒人能知道,就是在這普天同慶的開國大典的日子里,毛主席竟然穿的是一套破了四個大窟窿的羊毛衫褲。

  毛主席衛士李家驥回憶:

  在開國大典觀看焰火之后,我們陪毛主席由原路返回紫云軒。李敏、李訥拉著毛主席的手朝辦公室走去。不一會兒,李敏兩姐妹離開毛主席的辦公室,來到衛士值班室對我說:“李家驥叔叔,我爸爸叫你。”我馬上來到主席那里。“家驥,你看今天開國大典搞得怎么樣?”主席問我。我回答主席說:“太好,太令人興奮了。”“是啊!”毛主席頗有感慨,又像對我說又像自言自語地接著說:“我們用了28年辦了一件大事,把三座大山搬掉了,也就是頭上的問題解決了,看來下一步要解決腳下的問題了。解決腳下的問題任務還很重,建設我們這樣大的國家要花更大的氣力,你說對不對?”我忙說:“對。”

  第二天凌晨2點多鐘了。我每隔半個小時到主席臥室看一次,發現毛主席在床上一會兒側臥,一會兒平躺,似乎有點看不下去書。這是他在床上思考問題的狀態。3點左右,我開始給毛主席擦澡。雖然這次擦澡時間較長,但他沒有一點兒睡意。已經是凌晨4點多鐘了,毛主席情緒平穩又無睡意,說要吃飯。我高興地跑到廚房把原來準備好的四菜一湯簡單一熱便端上來,這時毛主席已穿著睡衣來到北房過廳,并說:“來,你陪我吧。”我說:“我吃過了。”毛主席點了點頭,又說:“你把我床頭那本書拿來。”于是我將那部線裝本的未看完的《史記》送到毛主席手中。他左手翻書,右手吃飯。邊吃飯邊看書報文件是毛主席的習慣。

  我勸毛主席說:“今天太累了,快吃飯吧。”不說還好,聽我這么一說,他把書一合,筷子一放,又和我嘮起嗑來:“我們革命不容易啊,有多少同志獻出了生命,如果他們能看到今天這種場面一定比我們還高興。”毛主席的話似乎越說越沉重,而且我看到他兩眼含有淚水。我怕毛主席再動感情,因為這時他最容易回憶過去,想起犧牲的同志和親人,引起他的痛苦。于是我一邊給他夾菜,一邊說:“對,我們一定更加珍惜勝利果實,一定更加努力工作。”

  約早上6點,我提醒毛主席:“該睡覺了。”主席說:“好,但我無睡意。”6點20分電鈴響了,我進屋后毛主席說,睡吧。我根據習慣把燈罩往下壓使燈光暗一些,開始給他按摩。半小時后,毛主席仍無睡意,提出吃藥。我說醫生只留了兩片,我們倆都無可奈何。我只好再給他按摩。已是早上7點鐘了,我再次提醒毛主席爭取快入睡。毛主席說:“好,再試試。”我重新整理了一下被褥、枕頭,還梳理了幾下他的頭發,扶他躺好。又過了好一陣,大約8點20分,主席發出了鼾聲。

給您推薦
更多相關文章
今天福彩中心3D开机号